当前位置:上海特宇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搞笑功夫梦
功夫梦
2022-09-21

李巷是条穷巷。穷巷里当然住的是穷人。最穷的,莫过于李大娘家,一个中年妇女,死了丈夫,养着两个孩子,日子就靠着在码头替人扛包维持着。李大娘最怕的就是下雨。因为天一下雨,码头上就很少卸货了。

这天天气晴朗,李大娘一早就出工去了,丢下两个孩子在家里玩。儿子叫李正,11岁。女儿叫李丽,她大些,13岁。

李丽一边扫地,一边向李正问道:“弟弟,你长大了,想做什么?”

李正和姐姐一样,没上过学,脑海里没有理想这个概念,他懵懂地看着姐姐,摇了摇头,说我不晓得。

李丽放下扫帚,微微叹了口气道:“我长大了,想当一名剑客。”

剑客?李正瞪圆了眼睛,“就像巷子口常来的那些玩把式的?那能赚到很多钱吗?”

李丽昂起头来,似是不屑地答道:“那不是钱的事儿。你一个小孩子家,怎么一头钻进了钱眼里去了?”

李大娘在码头扛包,这个活一般都是男人做的。一个寡妇在那里做事,难免要被那些男人吃些豆腐。李大娘每每受了委屈,晚上回到家里都钻进被子里悄悄地哭。

李丽心疼娘,她毕竟大些,知道些原因。想成为剑客,就能除暴安良,就能让自己的娘免受欺负,这些,不是李正所能懂的。

姐弟俩正说着,外面一阵瓢泼大雨。姐弟俩从来没见过下这么大的雨,都跑到门口张望着。

过了会儿,戴着斗笠的李大娘一溜小跑回到了家,身上早已湿透了,脸上却有喜色,将一大块肉丢到砧板上,“今天货老板看到我们手脚利索,每个人发了一大块肉。”

晚饭吃的是红烧肉,李正连吃了三碗,摸着圆溜溜的肚子,甜甜地笑着,“姐,我想起来了,我长大了,专门做红烧肉。”

“那不是厨师吗?没出息!”李丽撇了撇嘴,正要再说什么,冷不丁听到娘在堂前咳嗽,那咳嗽一声紧似一声,李丽赶紧跑出去看,只见娘软软地瘫在地上,脚下已多了一滩血。

娘死了,街坊帮着把李大娘给葬了。没了生活来源,李丽一咬牙,要把房子所在的那块地基给卖了,街坊们看不下去,凑了100吊钱给她姐弟俩。

李丽拿着这100吊钱来到“江鱼坊”,恳求老板江大鱼收下弟弟做学徒。

“他想做厨师。”李丽指着弟弟说道。

江大鱼刚刚吃过午饭,他斜睨着李丽,手里拿根牙签剔着牙,“你弟弟?好,我收下了。那你呢?”

“我?我出去要饭。”李丽卖房子前,在巷子口找到了一个杂耍班子。班主舞得一手好剑,那剑在她手中使起来,就像是一尾大活鱼,在激荡的水中忽上忽下。

杂耍班主宁彩儿答应收她,不过她要随师学艺。

李丽答应过宁彩儿,不把这事告诉任何人。所以她没有向江大鱼说出真相。

江大鱼看着李丽尚嫌稚嫩的脸,许久应道:“这样吧,五年以后,你来看看你弟弟的手艺。到时候,你还要带10两银子来。”100吊钱管什么用?小孩又太小,不能做什么活。可不能白养了。再过五年,他姐姐也该长大了。

李丽连连点头,应下了。

临走前,李丽紧紧地把弟弟搂在怀里。她不知道将来会是什么样,不过有一点她很有信心。那就是,五年后她一定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剑客。到那时,她谁也不怕,包括也是从李巷走出去的江大鱼。

江鱼坊里的生活,是李巷的家里远远比不了的。哪怕李正天天吃的都是食客们的剩饭剩菜,他都觉得胃被撑得饱饱的,暖暖的。他睡的是茅房边的草料间。说是草料,其实是木匠师傅们送来的碎木边角料。江鱼坊用这些边角料生火做饭。

为了防走水,江大鱼不允许李正在草料间里用明火。每天夜里,等李正拖着洗碗洗得无比疲乏的身体回到草料间,他却是无法入眠。他想着自己死去的娘,外出的姐姐,一双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亮。

夏秋两季转眼就过,冬天不容置疑地到了。李正的双手都生了冻疮。这天中午,伙房大师傅让李正把一摞碗送到前堂。

李正捧着碗,朝着前堂走去。刚迈到前堂,一股彻骨的风吹来,衣着单薄的李正一个哆嗦,手中的碗一齐落到了地上,摔了个粉碎。

江大鱼正因老婆和自己老娘争嘴心烦呢,见到这一幕,心头火起,走过来冲着吓得浑身发抖的李正就是一脚。

这一脚正中李正的肋骨。

李正一下子就瘫倒在地。

江大鱼正要踢第二脚,那边有人拉住了他:“脚下留情!不就是几十只碗吗?我来赔就是了。”

说话的,是一个衣着光鲜的老人。老人腰间还佩着一把剑。

“你赔?好,这个丧门星我也不想要了,你一起赔了吧。”江大鱼看着李正手上的冻疮,忽然一阵恶心。

“你开个价。”老人并不拒绝。

“吃了我六个月,5两银子不多吧?”江大鱼话音刚落,那老人就递过了5两银子。江大鱼那个后悔呀,早知道这人这么大方,自己应该要8两,不,10两才对。

老人领着李正来到城内的一个大院子里,这时,他才和李正说起话来:“你恨那个踢你的人吗?”

李正想起自己每天起早贪黑地做事,想起姐姐送自己来的时候还给了江大鱼100吊钱,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。

“遇到欺负你的人,你想不想还手?”老人又问道。

李正用力地点点头,当然想还手了。

“那你就跟我学功夫吧。”老人重重地说道,“从此以后,我说什么,你都必须要听。不然,我就杀了你。因为你的命,是我买的。”

三年后,李正剑法初成。他开始执行老人的命令。原来老人是城里暗杀组织“灯下黑”的头领老黑。

14岁的李正第一次杀人并没有害怕,他甚至连手都没有哆嗦一下。连老黑都忍不住夸他有定力。李正心里一阵苦笑。什么是有定力,如果当初他有定力,不摔碎那一摞碗,他也不会成为一个刺客。现在的他,有用不完的银子,有穿不完的衣服,有吃不完的肉,可是他一点儿也不快乐。

“哪天去杀了江大鱼?”老黑向李正说道。

李正轻轻地摇头。他已经不用去杀江大鱼了。那次他在江鱼坊行刺得手后,在江大鱼眼前解下了脸上的黑纱。江大鱼瞬间就呆了。

江大鱼认出了李正。不过,他没去官府指证李正。也许是江大鱼不敢。

“最近有个任务,完成这一笔,我们‘灯下黑’就可以金盆洗手了。”老黑越来越喜欢李正。他喜欢李正的少年老成,他喜欢李正出手狠辣不留余地,他喜欢李正沉默寡言。像李正这样的杀手,才是真正的杀手。

“为了李巷?”李正刹那间就呆了。

城中富商王老爷看中了李巷那块地,想在那里建一条街。“到时候,开绸缎铺的,开果子铺的,开染坊的,那些个大商户们都在那里做生意。我拆了那条街,铺面都由我来做。我和官家已经谈好了。”

王老爷看中了李巷,愿意拿钱出来遣散李巷里现在的居民。没想到李巷的穷鬼们却不愿意搬家,还找到了码头船帮俞大船出面,想阻挠王老爷的李巷重建计划。

“那些破房烂房,加在一块也不过数十两银子的事。那帮穷鬼,居然要一户20两的拆迁费。”老黑不屑地冷哼着。

“行刺的目标就是俞大船?”李正问道。

老黑笑了。李正从来不会猜错自己的心事,这一次也不例外。

“俞大船的船帮里,也有数十位功夫好手,这次不能掉以轻心。”老黑一边说,一边安排着行刺的具体步骤。

码头遇到了连续阴雨天,船帮的船就不跑了,靠在港口。水手们,包括那十多个身手好的,要么在船上赌钱,要么上岸去青楼。这时候,俞大船通常会到江鱼坊吃红烧肉。

“明天中午是杀俞大船最好的时候。”老黑一锤定音。他、李正,再加两名弟子去杀俞大船,其他的弟子,去俞大船的船舱里截杀那些手下。

红烧肉三个字戳中了李正的心坎。老黑布置完任务,李正去了一趟江鱼坊。这是他第一次正大光明地出现在江鱼坊。

迎客的不是江大鱼,而是他的儿子江小鱼。

江小鱼并不认识李正,见到李正衣着华丽,直接把他引到了楼上雅座。

“红烧肉?您可是来对了地方。对的对的,我们江鱼坊是做江鱼出名的,不过现在我们的红烧肉做的比江鱼还要出名。”江小鱼乐呵呵地解释道。

“我能见见做红烧肉的师傅吗?”李正问道。

“这个,这个,这个真不行!”江小鱼摇了摇头。

李正没再多说,吃了红烧肉,他径直走进后堂。

江小鱼想拦,李正的剑已架到了他的脖子上。

后堂里,正忙得热火朝天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子,她在雾气腾腾中看到了李正,又看到了被剑架在脖子上的江小鱼,“呀”的一声尖叫,跟着手里的锅铲落到了地上:“小正?别杀他,他,他是你未来的姐夫。”

江小鱼也傻了:“你,你就是小正?早知道,早知道,我就不拦你了。”

李正收了剑,愣愣地看着朝自己扑过来的李丽,眼里忽然酸涩起来。

“姐,你,你不是去当剑客了吗?怎么做起了红烧肉?”李正问道。

李丽苦苦地笑了:“宁彩儿的剑使得是不错,可惜当不了饭吃。要不,她也不卖艺了。我要是继续练下去,只怕你永远也见不到我了。”

原来,当年宁彩儿收留李丽,不是想收徒弟,只是想过几年把李丽卖到青楼,赚笔银子。李丽无意中听到宁彩儿的打算,偷偷地跑了。

“你呢?怎么到了这里?”李丽并没有问弟弟怎么当了剑客。

李正把姐姐叫到一旁,说了李巷的事儿。

“江大鱼不是坏人,他知道你是刺客,没有去官府揭发你。他正式给我下聘,让我当他的儿媳妇。李巷的街坊来了不少人,做了见证。”李丽絮絮叨叨地说着。

李正的手死死地摁在剑柄上,他觉得自己的剑是那么沉,那么重。

“明天,帮我做一桌好酒菜。”李正暗暗下定了决心。

李丽答应了。

第二天,老黑领着李正和另外两名弟子出现在江鱼坊。

李丽做出的红烧肉,让老黑吃得赞不绝口。吃过饭,老黑他们戴上面纱,悄悄地隐身到俞大船用餐的那个包间外。

里面正在喝酒行令,隐约可以听到俞大船的声音。老黑做了个手势,喝道:“动手!”

李正犹豫了一下,另一个弟子一脚将门踹开。

老黑瞪了瞪李正,拔剑就冲了进去。

还没有冲到俞大船的身边,老黑,那两个弟子,还有李正,都软软地倒下了。

“你们都中了‘软骨散’。”俞大船对面坐着的江大鱼站起身来说道。

门开了,李丽和江小鱼抬起李正走了出去,那边俞大船招呼着自己带来的手下,把老黑他们绑了个结实。

“姓俞的,你就算脱了身,你船帮的手下可没有那么好运了。”老黑怒吼着,想以此和俞大船作交换。

俞大船摇摇头:“你错了。昨晚我就吩咐水手们回家去了。船上没人。”

老黑带人行刺俞大船,被人捉了现行。官府只得拿人,富商王老爷怕老黑他们乱说,暗中使劲,官府行动迅速,很快把老黑他们问了斩。

李正和李丽姐弟团聚了。回到李巷的老屋里,李丽问弟弟:“你长大了,以后想做什么?”

“我想和你学做红烧肉。还有,把这里重新盖一下,变个新房子,让我姐姐体体面面地嫁出去。”李正看着姐姐,缓缓地答道。

李丽红了脸,啐了他一口:“我是你姐,你就这么巴不得我嫁出去吗?”

(责编/邓亦敏 插图/乐明祥)请上wydclub.com主页获取更多内容。如您发现无忧岛网文章页面内容过少的话,请检查浏览器拦截设置是否正确